阿来新作《云中记》研讨会在成都举行

时间:2019-08-24 来源:www.ldkx.net

?

1565959783114.jpg

阿莱工作《云中记》

四川新闻网成都8月16日电(记者陈琳)这是一个在“5-12汶川大地震”中失踪的藏族村庄。它有一个诗意的名字云中村。地震发生后,在政府的帮助下,云中村搬到了平原。阿巴村的牧师不和平。他总是想念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所以他回到村里,以自己的方式烧香,安慰亡灵.

这是地震主题小说《云中记》,作家阿莱已经酿造了10年。 8月16日下午,由四川省作家协会和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联合主办的阿莱《云中记》工作研讨会在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举行。四川省作家协会党委书记,执行副主席侯志明,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向宝云,四川省文学评论家协会会长李明权,作家罗伟章,姜兰,陆一平,评论家苏宁,陈四光,艾莲,白昊专家学者围绕阿莱的新作《云中记》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云中记》是A Tribute Village三部曲中最现实的部分,已经存放了十年。在谈到这项新作时,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和茅盾文学奖得主,他写得很认真,写得很诚恳。这是一本没有刻意为材料准备但已经累积了十年的小说。 “我想用一首诗写一篇关于毁灭的故事。我希望这些话能够散发出人性的温暖。”啊,《云中记》的想法是在汶川地震之后开始的,但直到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他再也无法抗拒他的心声了。他一生中第一次放下他正在写的小说并开始创作这部分《云中记》。据报道,阿莱每天写三四千字,完成《云中记》只需五个月。通过这项工作,他专注于非遗传性阿巴的性格。 “如果我们要写一场灾难,写下一场死亡,一旦一个人去世,我们总会有一种宗教迷恋。死亡对于死去的人没有任何意义。死亡应该是幸存者的洗礼,而不仅仅是悲伤。我们会为忘记时间而悲伤。这是我们对死亡的理解。“啊说。

1565959762990.jpg

Alai《云中记》研讨会网站

在研讨会上,作家和评论家发表了从意识形态价值观到艺术特色的独特见解。评论家苏宁表示,《云中记》是阿来藏区的乡村三部曲,即《尘埃落定》《机村记事》《云中记》是民间故事,传说中最少的,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故事。但是当我读到它时,我仍然可以感受到砰然一声的力量,一种气。这是神圣的本性,拯救了存在的神圣力量。这部小说的神秘体验也触动了评论家李莉。从云中村的创作开始,他觉得作者阿莱带领读者发现了神秘,探索了未知。他认为,阿莱将现实世界和想象世界结合在一起,没有封闭,这是作者神秘的关键。学者陈四光认为,阿拉的长篇作品《云中记》是一种散发着人性温暖的秧歌,是一种以生命,人性和神的名义尊重和尊重生命和灵魂的人类史诗。小说的主角阿巴神父是当代小说创作中的独特人物,是一部令人难忘和典型的小说。

几位作家也从他们自己的角度对《云中记》发表了看法。罗伟章认为,《云中记》和《尘埃落定》在阅读体验中形成了一种遥远而美妙的回声。这部小说的浩瀚与深刻之处在于它用一种极为关注的地震来描写生命的沧桑和文明的演变。虽然这是一部以灾难为基础的小说,但整篇文章对生命的诗歌都很少。它写了一篇关于灾难作为生命悼词的故事,是一部非常独特的文本。陆一平分析了小说的象征意义。他认为“云中村”本身就有一层最明显的象征意义。也就是说,它在地震发生后又回到了洪水时代。阿坝无疑是我们每个人。当我们成为一个孤独的星球时,他让我们思考如何面对死亡和生命,生与死。江兰说,在汶川大地震之后,经过时间考验,值得时代考验的文学作品应该有阿来《云中记》。《云中记》这不仅是阿莱的自我救赎,也是中国文学对这一伟大创伤的珍贵写作。阿来利用阿巴牧师的性格来反思我们的乡村建设,反思文明。

从《云中记》的写作风格出发,李明权提出了“神圣现实主义”的概念。他认为阿莱通过祭司阿巴与地震亡灵之间的对话,深刻地表达了人与地,人与鬼,人与村,人。与内心世界的多重关系描述了灵魂与死亡的独特艺术存在。从祭司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观察和理解地震灾害带来的情绪冲击。云中村的悲痛和终极消失给了人们强烈的生存。影响:适应自然是人们生活的最佳选择。李明权说,你怎么看待地震后失踪的村庄和曾经存在过的所有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阿莱《云中记》表达了人类如何看待灾难的生活。道路和审美态度将灾难写作推向灵魂寄托和生命哲学领域。

本网站(平台)发布内容的知识产权由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或相关权利人独家拥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为任何用途复制,提取,复制和创建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