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直播bug,萝莉秒变58岁大妈!给她打赏十万的人怎么想的?

时间:2019-08-29 来源:www.ldkx.net

  直播不露脸必有妖。

  斗鱼直播上一位拥有五万多粉丝的声优女主播乔碧萝殿下 ,直播时平时用来遮挡脸部的图片不见了,画面中显示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女士。

  由于她在社交软件晒出的照片显示她长相十分甜美少女,直播间内粉丝纷纷大呼受骗。

  其中曾为其花费10万元,排在榜一的男粉丝一怒之下也注销账号消失了。

  2019年了,居然还有人相信照片和视频中的颜值真实性。

  

  乔碧萝为宅男编织的颜值梦想,现在却无情破灭,也揭开了斗鱼直播的冰山一角。

  

  01

  “土豪一夜之间疯狂打赏女主播近百万人民币”,“小伙挪用公款70万打赏女主播”,“穷潘看款16个平台,总计借钱30万,全部用来打赏女主播”。

  这种新闻在各种媒体报道中屡见不鲜,暴露出斗鱼直播在审核上的问题。

  在斗鱼直播历史中,倒下的主播不在少数。

  曾经的张琪格、卡卡和mini合称“斗鱼三骚”,他们是斗鱼直播最早的三位网红女主播,她们都是LOL直播起家。

  “斗鱼三骚”中的卡卡,在她在斗鱼人气巅峰的时候,她毅然的选择了跳槽全民直播,跳槽之后没有了斗鱼这样的平台,却越混越惨。

  有一次她在直播间说:“我毕竟没有钱去换头!”

  矛头直指冯提莫,众所周知,冯提莫也曾被网友揭露是换头怪。

  斗鱼三骚”中的mini,经常在直播间身穿制服加上大尺度的舞蹈,使其人气暴涨。

  

  据说观看她的在线人数曾经最多时候有接近30万人,还曾因直播期间脱衣露点尺度太大被关闭直播间,曾深陷“脱衣门”丑闻。

  不过,接二连三的大主播被禁封事件,并不能阻挡人们投身直播行业的热情,毕竟门槛这么低,赚个零花钱也不错。

  而主播中最多的一类人群,莫过于女大学生了,现在很多网红经济公司,也特喜欢招女大学生。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放暑假前,不少网红经纪公司到首师大、中传大、北影等高校招主播,承诺每天直播两小时,就能挣到好几千块钱。

  至于要求?颜值高、身材火辣、打扮暴露就行。

  “不少大学生利用闲暇时间做主播,最少的一个月能挣两三千元,最多的可以挣数万元”,对于做主播的待遇,经纪公司是这么说的。

  “一个上个月才做主播的大二学生,第一个月挣了七千多,这个月还没结束就挣了三万元”,有经纪公司举了个例子,顺便嘲讽了一句:你看同样是大学生,你穷是有原因的。

  更有甚者,直接在宿舍搞色情直播,还是个 95 后的,彻底刷新了大众的三观

  直播网红遍地,但也妖孽丛生。五花八门的滤镜和特效,让直播变得比电视剧还要魔幻,甚至荒唐。

  “乔碧萝殿下”斗鱼出道于6月25日,短短一个月便能名满斗鱼,吸粉无数,跟其一直以来无底线的炒作套路密不可分。

  结果被打回原形之后,还安慰粉丝,承认露脸为策划,并称此次推广花费28万元,已经开始承接声卡广告和美颜相机广告,直播间人气已经从开始的5万涨到了60万。

  

  图为乔碧罗冒充的当事人

  ?

  02

  斗鱼主播能赚钱,但斗鱼可不一定。

  从净亏损看,斗鱼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净亏损分别为7.83亿、6.13亿和8.76亿元。

  亏损额度不断扩大。

  可以看到,在销售和市场推广花费上增长最快,增长60%。

  这对于想向外界传递盈利状况改善的斗鱼来说,不是一个好迹象。

  经调整后的综合亏损项上来看,过去三年的亏损分别为7.83亿、6.13亿和5.51亿元,亏损额度明显呈缩小趋势。

  综合亏损之所以在2018年有了一个收缩的趋势,多亏了外汇转换调整,贡献了3.256亿的正向收入。

  在斗鱼招股书中,公司截至2018年底,拥有美元计价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74亿,以及应付关联方的资金1.97亿元,汇率浮动将对其造成非常大的减值或增值影响。

  

  2018年,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累计贬值5.5%,造成这部分美元计价资产换算成人民币时价值提高。也就是说,账面数字的改善并非是由业绩提升带来的。

  而YY收购Bigo高唱凯歌之时,斗鱼的出海业务在2018年遭遇滑铁卢。在2017年完成D轮融资后,斗鱼便投资了移动视频直播平台 “Nonolive”,试水印尼。

  斗鱼还成立了深圳分公司负责海外业务。2018年,直播平台Doyo上线,也是面向东南亚市场。

  而Doyo上线不久,斗鱼深圳便爆出大规模裁员消息,所谓的“团队优化”,东南亚各国业务也出现不同程度的欠薪状况。这被外界解读为斗鱼出海业务受阻,开始战略回撤。

  在国内互联网红利顶峰已过,游戏直播用户天花板已然可见的情况下,出海成了一众互联网公司的共识。

  对斗鱼来说,比亏损额不断扩大更可怕的是,驱动用户增长的必要战略遭遇失利。

  03

  随着诸多直播平台的跌落,一些第三方平台似乎也在验证“直播风口”降温论的说法。

  根据QuestMobile报告,直播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首次出现负增长,并且面临着长视频和短视频同时争抢用户时间的挑战。

  斗鱼直播从去年开始就屡被传要上市。早在2018年1月,斗鱼直播CEO陈少杰就曾对外表示,斗鱼直播已有IPO计划。

  然而,斗鱼直播上市之路并没有预想中的顺利。2018年5月初,同样是游戏直播平台的虎牙直播抢先登陆美国资本市场,斗鱼直播却错过了游戏直播企业上市的第一波红利。

  在错过了2018年上半年的上市窗口期后,今年4月23日,斗鱼直播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递交招股书,启动赴美上市。

  不过,斗鱼直播此后多次更新招股书,上市时间也屡屡拖延,推迟至今。

  到了7月份,斗鱼最终如愿以偿上市。

  尽管直播不再是风口,但恰恰在风口消歇下,个位数存活的直播平台中,除了泛娱乐直播外,垂直领域中最具有盈利前景和场景优势的,目前看来恰恰是直播的起点——游戏直播”。

  在王思聪的熊猫TV还没有成为直播搅局者前,斗鱼是最激进的烧钱玩家。

  当时斗鱼在最火的LOL游戏中撒钱刷存在感,向在LOL里打到国服王者的玩家允诺,只要游戏ID带上斗鱼TV的前缀,并在斗鱼平台独家直播有效排位赛局数70%,就能获得1万元至20万元的奖励。

  这让斗鱼的声量迅速上涨,百度指数几乎逐月翻倍。

  在受众垂直的电竞赛事里疯狂露脸,从OMG、WE、皇族等LOL豪门,到DK、iG、LGD、CDEC等DOTA 2劲旅,斗鱼TV的后缀几乎出现在了所有电竞项目知名战队的后面。

  数年以降,斗鱼还是要发家的游戏直播本身。

  回到这次主播事件本身,乔碧萝事件虽然是给斗鱼做了一波宣传,但是也阻挡了斗鱼生态发展。

  尤其是那些不露脸的女主播以后的礼物会比之前少很多。

  把乔碧萝给封了,是斗鱼不得不做的选择。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