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 丁香 | 灯笼花

时间:2019-09-03 来源:www.ldkx.net

苏其善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铜梁区水口镇党政办主任。有电影文学剧本、小说、诗歌、散文300余篇(首),散见于《中国作家》(影视版)、《重庆日报》、《农业科技报》等30余家报刊,出版散文集《乡村工匠》。

童年的我,最喜欢灯笼花。

初夏,灯笼花悄悄的冒出土面,在路边或河岸静静的生长着。它刚长出来时,夹在野草丛中,毫不起眼。不多久,那锯齿状的小叶中,便开出一个小小的花苞。过几天,小花苞的花蕊在太阳的照射下,慢慢伸展成一个雪白的小灯笼。

老屋的门前有一弯浅浅的河滩,童年的我,经常到河滩的草地上割草放牛。每到初夏,河滩上便长满灯笼花。我喜欢找一片清凉干净的地方坐下来,静静地听溪流敲击河岸的“哗哗”声,看河中嬉戏的翠鸟和天上轻飞的蜻蜓。痴痴的守着还娇嫩的灯笼花草,看它渐渐长大,开出形如灯笼的洁白花蕊,尽情放飞我少年时代的梦想。

不知何故,母亲的身上总有股灯笼花的味道。在河滩上,沐浴着夏日的暖阳,母亲多次将我紧紧搂在怀里,给我讲灯笼花的传说故事。

母亲还说,灯笼花是一味好药,可以清热解毒,小孩吃了不生疮。而小时候的我,每到夏天,头上都要长疮。母亲便采来灯笼花,给我熬水喝或炖肉吃。灯笼花有一股涩涩的苦味,孩童时的我并不喜欢。但多吃几次,我头上的疮竟然真的好了起来。

有时候,母亲还把灯笼花做成美食。她把灯笼花草洗净切碎,加入两个鸡蛋液调匀。把铁锅放上菜油烧烫,再放入蛋液摊成薄薄的蛋皮,煎得两面金黄。这样煎出来的灯笼花蛋饼不但不苦,还香味扑鼻,很好吃。

很多时候,我采一朵成熟的灯笼花蕊,放在嘴巴边大口的吹。洁白的花丝,乘着风,载着种子,夕阳下,斜风中,丝丝缕缕,漫天飘散。看着轻飞的灯笼花,我的心与蓝天一样深邃高远。

一个夏日,我又来到河滩,成片的灯笼花开得正艳,到处都是白色的小绒球。我捧着千里之外飞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心情无比兴奋。我采一大束灯笼花,对着蓝天,忘情的吹,那花丝飞得比往日更高更远……

读书后,我已知道,灯笼花学名叫蒲公英。初中时看一部电影,里面有关于它的歌曲,很好听很感人,每次都听得我热泪盈眶——

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谁也不知道我的快乐和悲伤。爸爸妈妈给我一把小伞,让我在宽阔的天地间飘荡。小伞儿带着我飞呀飞,快乐的飞翔……

8月征稿主题 国坛邀您:聆听盛夏里,最美妙的时光

鸟语蝉鸣、万木葱茏,今年的夏天来得格外的温柔,恍恍惚惚间,一年中最繁盛的时光已经到来。这是一场夏日里关于绽放的故事,一幅关于成长的画卷,一首婉转欢畅的小调。我们在这里,等你述说。

【关于投稿】

1. 小说、散文、随笔题材皆可,也欢迎原创摄影作品。

2. 邮件投稿格式:(1) 题材+作品名+作者,(2) 附件:word文档

包括:作者简介、联系方式;正文600~900字,允许删改(摄影作品除外)。

3. 投稿邮箱:,咨询请联系微信:Hi_lcw0717。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