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创业那些事儿:做内容的公司通常都是死在这点上

时间:2020-01-11 来源:www.ldkx.net

在一个机遇似乎众多但创业不可预测的时代,对于大多数勤奋的企业家来说,即使不是“一年360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戈马”,也没有多大区别。

近日,网易新闻学院、网易内容运营中心和清华大学联合组织了第三期“文雪社沙龙”。这个阶段的主题是“当媒体人开始自己的生意时,如何成为一匹黑马”。作为本次比赛的嘉宾,钛传媒创始人兼CEO赵贺娟、张高资本创始人兼CEO范伟峰、麻友体育创始人龚小月、专栏作家刘元等业界代表在沙龙上分享了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赵贺胡安坦率地承认,与强大的技术领域不同,媒体行业实际上很难生产“黑马”。我认为在过去的5年里,有三件事特别重要:是否有强烈的使命感,是否有强烈的执行力,是否有强烈的意愿。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公司可能不是因为渴望而死,而是因为习惯而死。

范伟峰在“关注技术投资内容”的前提下分享了他的团队投资内容产品的方法论。他认为,所谓值得投资的好类别是满足和超越“贪婪、仇恨、无知、迟钝和怀疑”。

龚小月提醒道,“制作内容的公司很可能会任意消亡”。

Liu Principle抛出了“总是做别人擅长但不做别人擅长的事”的想法,认为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仍然有无数的想象空间,因为“科学技术发展得非常快,机会总是在路上”。

赵贺娟:并非所有公司都死于欲望,而是死于习惯于“典型媒体人”的企业家。赵贺娟坦承,当他选择在2012年创业时,36氪、虎嗅、平西等新媒体相继出现,钛媒体终于推出。

她身边的许多朋友也不相信一个曾经优秀的媒体人能以任何方式顺利地转变成“企业角色”和“你看起来不像一个商人”,但她仍然得到了一笔具有友谊赞助意义的投资,尽管事实上“连我自己的投资者都不相信我”。

在过去的五年里,赵贺娟经历了用信用卡支付员工工资、作为翻译默默赚钱、被同行诋毁等最困难的时期。现在,市场已经证明拥有近100人的钛媒体运行良好。然而,她也意识到,与强大的技术领域相比,为媒体导向的初创企业创造一匹“黑马”是非常困难的,所有失败的公司最终可能不是因为渴望而是因为习惯而死亡。

几天前,她与内部同事定期会面,并抛出了对“企业家精神”的三种理解。这里以“原汁原味”的方式呈现,一些段落被整理和删除:“第一点是强烈的使命感。你是否有强烈的使命感,不管你是在总的方向上,在未来的十年或二十年,甚至是多少年,去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去解决商业上的痛点,而在这个方向上,这就是使命感;对于每一件事和每一个决定,目标是否非常明确,这是一个很小的问题。如果目标不明确,这意味着你领导的团队是无头的。

我创业后带了不同的团队,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组长。我真的感觉到所谓的“将军无能,杀死军队”。目标感非常重要。一个非常小的决定,即使像下周做一个活动一样小,比如举行这样一个交流会议,我们交流会议的目标是什么,过程是什么,每个人的角色是什么,即使产品被修改了,我们为什么要修改它?许多人,包括我们的产品团队,有时会说“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做”。

昨天,我突然对产品负责人说,所有公司都不是因为欲望而是因为习惯而死。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这个脱口而出,如果你做了没有目标的事情,你为什么一定要修改它?人们觉得他们已经习惯了。他们必须每三周换一次版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习惯,为什么必须要养成这个习惯?因此,强烈的使命感对我来说是一次特别重要的经历。

第二点是强有力的执行。创业并不是说你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想法,而是没有那么多。我一直认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是创造想法的人。后来,我越来越意识到团队最终要做的是执行。执行力体现在很多方面,包括实施、目标分解、将每个目标分解成不同的步骤、每个步骤下的目标是什么、每个步骤是否可以实施、是否有强大的团队执行力来实现目标,或者你的所有想法都会变成乌托邦。

创业不应该是一个人的事情。许多人可能认为创始人是公司的灵魂,是推动公司前进的人,而创始人想要一头奶牛。然而,最终的决定不是一个人,而是你能否拿出一支铁军队伍。这是我经常对我们团队说的话。近年来,我对团队说得最多:“如果我们的团队不好,我就没用。”但对我来说,我最大的用处在于如何培养这支铁军。团队的执行包括步骤分解,包括效率。有些团队可以在三周内完成一件事,而其他团队可能需要三个月。

当我还是记者和内容作家时,我每天都写故事。我从头开始写某某,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四个字。我自己创业五年,觉得四个字“从头开始”很重。尤其不容易,这么强的执行力很重要,每个人,给你同样的资源,给你同样的钱,最后做不同的事情,因为人的能力不同,执行力也不同。

第三点是许多人可能感觉不到。他们愿意尽最大努力。我的搭档形容我在做一件事。也许我们有7到8个点的能力,但是我的愿望可能达到12个点(笑声)。这种意志是我完成这件事的决心,我发动战争的决定性能力,以及我完成这件事的决心,我会尽全力去完成这件事。

这属于痴心妄想,痴心妄想稍弱一点。我们公司的一些人会这么做,更不用说其他人了。我也有自己的案子。如果遇到困难,我会想“算了”和“两个月后不再”。我可能会强迫他说,“不,我们必须在这个月结束。我们必须不吃不睡地完成它。”

因为我们之前已经为此设定了一个目标,除非我们之前没有设定,否则我们之前设定的目标必须已经过验证和审议,何时启动某个项目,这个时间必须是最合适的时间或时间窗。

设定一个目标,当你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时,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你甚至可能会没钱。团队问题尚未解决。你想停止等待吗?一旦你有了这种情绪,实际上很容易让自己放松下来。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极高的人。我不想让自己松懈下来,因为我们已经设定了一个目标,我们必须按照这个目标努力工作。我说过,当我们最终死去时,我们将在为这个目标而战的途中死去。我不能为了留住那滴血而放弃。最后,你可能甚至不知道怎么死。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创业非常非常需要一厢情愿的想法。

包括我之前说的,当我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为什么一开始每个人都不相信我?我不相信,因为我不太喜欢这个人。许多熟悉的朋友会认为我非常钦佩这个人。这个人很好,但我不相信他能做到这一点,也不相信他能做生意。许多人会有先入为主的想法。

事实上,我不知道我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所有这些都随着情况而改变。然而,这也意味着我很难为我的早期创业融资。我所有同时成立的同事的钱都比我多,甚至是我的两三倍,甚至是我的十多倍。许多人认为我可能无法坚持下去。事实上,我不知道为什么“谣言”每次都会出现一段时间。钛介质会溶解,我不知道这些是从哪里来的。

几年前,不像今天蓬勃发展的商业环境,我很容易赚钱。起初,我不知道如何筹集资金,所以我有两年没有得到资金。起初,我花了大约100万元,大约两年。在这个过程中,创业团队也感到累了,离开了,但我相信我能做到。

我坚信,既然我选择了这件事,我会做到底。如果我拿不到钱,我该怎么办?员工也需要得到报酬。我总是用信用卡支付每个人。很长一段时间,估计在一年内,我会用信用卡支付给每个人,我会悄悄地为别人翻译.不管怎样,一切都结束了。

创业就是你选择自己创业。你相信你能做到,那么无论如何,只要还有一滴血,你就必须坚持到底。这是创业的残酷,也是美丽的,因为在创业的过程中,你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我想创业。这其实并不痛苦,唯一的痛苦是我想怎么做。

我必须想办法,在我想办法的过程中会有一些焦虑,但是对于我的目标和我想做的事情,我认为每个来自内容的人,或者每个在某个技术领域有专长的人(非常清楚)。

但是成长的过程非常快乐和令人满意,我能感受到我的变化和成长。当这段时间过去了,当我们自己的团队后来开会时,我说如果你创业,除非你生来就有一把金汤匙,即使条件更好,如果你没有这三种力量,你可能(或不可能)看到太多事情,比如半途而废和半途而废。因此,没有这三种力量,就很难坚持创业,因为创业不同于职业经理人。

要创业,你是公司里最后一个人。最后一个人意味着你身后没有人。你是每个人的背。每个人都会摔倒。你不能摔倒。你一定有能够忍受的想法。

两年前,我曾告诉我的合伙人,创业是最糟糕的计划。当公司没钱了,所有人都走了,没人相信你,也没人和你一起工作。这是最糟糕的计划。那时我们还有什么?我们考虑了一下,认为我们还有一支笔,所以我们自己写的。我们仍然有自己的一些技能,我们每天都写。想到这里我觉得不怕,大不了就是卷起袖子。这是企业家精神。

范伟峰:一个值得投资的好类别会满足并超越“贪婪、仇恨、妄想和缓慢的怀疑”

我其实是一个相当传统的媒体人。我以前在《京华时报》做过一次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和网站。其中,有一个特别不受欢迎的广播。后来,我离开了这个单位,加入了一些新的媒体,包括天使和蓝鲸等项目,这些都没问题。张高资本成立于2015年底。

我想谈谈我们对这个项目的判断和方法,不一定是正确的,供大家参考。

我们觉得科技总是决定着内容人的命运。技术影响所有内容形式的变化。正是技术的浪潮推动着内容人们的生活。

我记得最早的媒体,简牍在古代使用得更频繁,所以文字在当时非常精炼,《论语》,《尚书》,《中庸》等等。由于简牍太少,由于印刷机和个人电脑网络的存在,在网络文学中不可能使用简牍。

到后来的微博,到朋友圈,到微信公众号,到当前的短视频网站,包括中国在短时间内创造了大量富人的标普时代,都是因为技术推动了新渠道的创建,新渠道需要新内容,所以我们应该关注技术内容。做内容的人必须对技术、政府、消费者和渠道有足够的尊重。

我们的基本逻辑是“立足根据地,投资大变革”。

什么是基地?文化传媒的主要内容是我们的基本根据地。离开这个基地对我来说绝对是个脑残,因为我不明白。如果你看看我们,我们不能投票给一个“没有人的便利店”,因为我们没有能力理解这个问题,我们也没有机会获得这个轨道上最好的项目资源。然而,我们希望当我们投资一些媒体时,特别是当我们决定投资一个金融自我媒体时,我们基本上没有大脑可以跟随。

“投资的巨大变化”是什么?因为投资的本质应该是投资于创造力,而不是执行力。只有变革才有机遇,伟大的变革才有巨大的机遇。

例如,在我们早期,我们投资了很多项目,但只有一个变化,即传统媒体转移到微信公众号。只有如此巨大的变化创造了大量的公司。现在有了新的变化,包括电视台向视频的转移,这是另一个巨大的变化。只有改变的事情才有机会。

什么是好的类别?就是满足和超越“贪婪、仇恨、妄想和缓慢的怀疑”。媒体基本上满足了“贪婪、仇恨、妄想和缓慢怀疑”的要求。例如,所有金融媒体基本上都满足“贪婪”的需求。你总是想通过股票赚更多的钱。我过去经常做很多金融方面的内容。

再举一个例子,罗吉的思想用很多很多很多的知识满足了人们对贪婪的需求,包括他的产品“得到”(get),而“得到”(Get)就是“贪婪”。

Mimoun满足人们对“愤怒”的需求,并帮助你发泄一些情绪。米蒙的主题基本上是“他们都为我感到难过”。叶青的主题基本上是面对失恋或离婚两三年的女性。一般内容是模型。助教离开了我,但我仍然在这里等助教,基本上满足了这个类别。

“慢”指的是一个人对自己的感知,一个人的满足和一个人的傲慢,但实际上有很多种需求。各种摄影(产品)都会遇到一点点,包括很多漂亮的图片、短片等。

“看”是什么,一种信仰,一种想法,那是一种痴迷,非常支持希拉里克林顿,非常支持特朗普,支持特朗普,愿意为我的信仰花钱。这是精神消费的需求。

你为什么说媒体仍然有机会?因为我们的生产能力不仅解决了温饱问题,也解决了生存问题。分享自行车可以一夜之间传遍中国。生存不再是问题。贪婪、仇恨、无知、迟钝和怀疑都是为了满足我们的精神需求。

对于不同的类别,这是一条线,Y轴是用户数,X轴是单个用户的值。当单个用户的值较低时,用户的数量趋向于无穷大,而当单个用户的值较低时,用户的数量可以较小。这是一条无差异曲线。在这条曲线之上是有价值的。金融和经济更集中在这个领域。八卦和泛娱乐等高端类别都是有效的,但方式不同。

我们还涉及对人的一些判断,总结出“八个观点”:向内看,向外看;向上看,向下看;向前看,向后看;水平和垂直观察。让我解释一下“八个观点”是什么意思。这是一种方法论。

向内看,也就是说,当你问他一个问题时,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回答?

向外看,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一个路人,例如,我们有这样的印象,这个人正坐在一家咖啡馆里,也就是说,一个路人过去常常买咖啡或路过,看到附近的一个人平静地说话,你对这个人的性格、气质、特征、教育背景、收入和社会阶层有一个基本的判断,这就是向外看。

瞧,如果你是他的领袖,他坐在你面前对你说这样的话,你会怎么看他?

瞧,如果你是他的下属,他就是你的老板,你的领导,如果他告诉你,你会怎么想?

看看以前,看看他的短信,他告诉你的这些真实的话。

回顾过去,非文本信息,包括肢体语言和小手势,最有可能暴露他的恐惧和贪婪。

侧身看,看看他和他的同类。例如,把某个创始人放在这组创始人中,看看他长什么样。

抬头,看看他过去,他现在有什么变化。

看看85后和90后的创始人。我们将观察一点。在这个人与你交流的一个半小时内,在他与你见面的一个半小时前,在与你第一次聊天期间以及与你聊天的一个半小时后发生了什么变化,也就是说,他从你身上学到了什么。很多人过去常说你能从他身上学到什么,事实上,他拥有的更重要的是他从你身上学到了什么。

我们有“四灵两股力量”,这都是对人的判断。我建议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你周围的媒体人和你自己是媒体人。一个人的天气和模式非常重要。“四灵”是野心、正义、灵气和杀气。前两个将不被提及。灵气,我们称之为“惊喜感”,这个人说的几句话一定让你意想不到,超乎你的想象,让你以为我想不到这件事?《两股力量》、《总编辑能力》、《法力将军》

2017年仍然会有赛马场。这场比赛还没有结束。每个人仍然有很多机会。

龚小月:内容公司可能会随机死亡。

最近,我写了一篇文章,自己也读了一篇。我读了一篇关于如何赚钱的文章。我特别喜欢文章中的一个句子。也许我最近需要用到它,“作者是因为贫穷而自杀的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想通过写作赚钱,你必须写一些可耻的东西。你从中赚钱,然后你会情不自禁地写得越来越多。”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我说过许多类似的话。

那天我写了一篇序言,在序言中我说我们媒体都完成了前半部分,而在前半部分我们都失败了,开始了我们自己的后半部分。我应该从2010年开始,但那时我仍然有幻想。我在信中提到下半年和上半年不同。前半部分我们有许多宏大的叙事理想,后半部分完全是我们自己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成为一个“舒适”的企业家,做一些体面的事情,避免做“不体面的事情”。如果我们能放弃“体面”的想法,做一些“毒鸡汤”,我们仍然有能力赚很多钱,一天赚10万,但真可惜。

我们一开始就决定了方向,挑了又挑,最后发现只有运动才能完成。我们选择了体育作为我们的生活方式,它来自体育消费。

我们选择的主要路线是短片,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觉得两年前公司成立时,短片是一个方向。例如,当一个出来的时候,它证明了短视频没有高的技术门槛。不熟悉这个行业成为我们的优势,所以我们选择了短视频作为方向,这个方向对我来说很新鲜。

确定这样一个方向,然后我会研究如何让自己感觉更舒服。看一个团队,我的两个主要助手是80后,其他的都是90后。我看到了两个80后如何成为强大而有能力的领导者。很高兴看到一些90后每天给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因此,这种管理方法使我能够达到“舒适”的第一层次。

我在我们公司制定了一些规定。何娟可以自己做任何事。我会尽量不参加,因为我害怕影响他们。我不想让我的经历束缚这家公司。我的经历可能是这家公司的负担。更重要的是,当团队离开我时,一切都很顺利。我将怎么办?没有削减食品的公司肯定不会成功。我们也有。我保证在削减食物的时候付钱,仅此而已。

毕竟,我们许多满足的人都有坏习惯。例如,我们有许多想法,这是一个优势,但我们非常否认自己。例如,去年六月,我们制作了中国第一个原创体育脱口秀的短片。当时,我们处于测试状态,没有做任何推广。广播量是同类中最高的,但比容量不是很大,为2030万。

在一天做一件东西两个季节后,我们突然放弃了。我现在认为,对于资本来说,无论它能否达到一个很大的水平,它肯定会逐渐增加。此外,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两年,肯定会给我们带来比现在更多的收入。

当时,我们年轻的团队认为太累了,所以我们没有这样做。另一个被改变了,并且产生了十个问题。平均每次播放次数超过700万次,远远领先于最初的体育视频。在做了十个问题并放弃之后,对我们这些满足于犯这样的错误的人来说很容易。不断有新的想法,最重要的是,不断认为以前的想法行不通,很容易否决自己,这是非常致命的。

我完全同意一种说法,即许多事情、许多企业和许多事业不是由最聪明的人做的。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没有一个能成就事业。例如,体育界的一个超级聪明的人有很多想法,但问题是5分钟后他会尝试拒绝以前的想法。这是非常致命的。

此外,它在执行时过于随意。制作内容的人的公司可能会随机死亡,一次一个想法,一次一个状态。原谅自己并陷入宏大但空虚的境地是特别容易的。我也不追求通货膨胀,我希望是一步一步的,每个人每周都多上一点课,可以获得体面的收入,我们慢慢地赚钱,现在我们也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再来一轮大约要300英镑

我习惯于以完全自由的方式做这件事,就像过去传统媒体的情况一样,我非常相信我想要这样一种模式,因为在我过去的职业生涯中,我用这种方式培养了一些人,这些人很容易崩溃,让我有时间喝酒,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

我对自己和公司要求更多,要求你诚实,不要做任何不体面的事。如果我的公司的估价在下一年增加10倍,但我必须做一些不舒服的事情,而且翻倍但让人们想起这家公司仍然是体面的,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刘元:总是做我擅长的事,别人没做过。

我现在做的事情类型相当不稳定,越来越多的是跨国的,我在不同的行业从事不同的项目,所以我会更多地谈论如何做这样的项目。

简而言之,我去年离开了媒体,做了18年的媒体作家。离开办公室后,我今年成为了一名商业作家。我去经营一个品牌,现在做广告和编剧。当然,我不排除很难说我将来是否会加入这个行业。

离开媒体,事实上许多媒体人都是这么想的,不用说。对我来说,我更想尝试不同的生活方式。即使传统媒体行业仍能停留在黄金时代,我也不愿意一辈子工作,因为我觉得一辈子只做同样的事情太无聊、太单调了。我不喜欢看到未来的生活方式,因为充满了许多可能性,这将使我们的生活更加富有挑战性和激动人心。

在过去的几年里,许多老同事已经离职,在许多行业工作。最常见的是当公关人员,在企业工作,在政府部门,包括公共机构工作,监督和宣传这一领域。这是写作技巧中最常见和最直接的方面。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开一家符合小资产阶级、果农和卖鸡爪的人喜好的客栈。媒体人可以求助于哪个行业?我认为有许多变化。许多行业现在可能繁荣,将来可能衰落。

选择哪种行业可能需要基于每个人的特点和专长。我可以说出我个人的观察和想法。去年我离开的时候,有很多人来和我谈论合作,包括做各种项目,特别是关注新媒体。

当时,我说中国已经有数千万微信公众服务号码。就像我们出生前一样,我拼命在数千万个公共服务数字中游泳,以击败无数的竞争对手。首先,我压力很大。其次,我无法忍受每天写一篇文章的强度。因为每天写一篇文章不可避免地会降低我的写作质量,而且我的整个身体都会筋疲力尽,所以我不想写。

那你为什么会成为编剧?因为中国可能有成千上万严肃的作家。我们需要分析和全面了解你将要进入的行业,包括你的竞争对手和当前的市场形势。

我现在输入的是广告和短片。我上个月开始了一个新项目。我拍几分钟短剧。我主要植入喜剧风格的广告。我会拍广告,就像拍新年电影一样。中国有很多短片,但没有看起来非常大的非常复杂的短片广告,包括泰国和台湾。他们通常遵循情感路线,而不是新年电影的路线。

我想我还是应该被萧月毒死,因为萧月主张整天与他们不同。这个口号多年来一直影响着我。无论我做什么,我都必须思考每个人都在朝哪个方向跑,他们在做什么。我不能像一群微信公众号一样挤在他们中间。

各位,不要看成功。例如,南方的几家报纸成了网络名人,但你没有看到的是,大量媒体人没有通过微信成功。就像今天的主题“媒体人如何开始创业成为黑马”一样,你不只是看到几匹黑马。路上有无数死马,一路躺着死马。

媒体人创业非常重要。我认为这不是顺应潮流。你必须创造自己的特殊技能和特点,这是你最擅长的。

前几天,我和一家著名企业的高管聊天。他说了一句话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在这个市场上,每个人总是PK的是长板,这是你最擅长的部分。我也见过许多我以前的同事在转型,这并不容易。例如,创办一家广告公司,或者制作新鲜水果都不容易。有各种各样的尝试。事实上,我们在媒体创业这个话题上没有绝对的基准。在他没有奶牛之前,没有人敢说这个模型会成功。事实上,市场非常残酷,成了国王,打败了敌人。因为他们是,他们是奶牛。然而,如果你复制它们,情况不一定如此。

我的想法是,我将永远做我擅长而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我认为,在当今时代和社会,这类事情仍然有无数的想象空间,因为技术发展得非常快,机会总是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