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反馈情况全部公布

时间:2020-01-28 来源:www.ldkx.net

新华社北京1月30日电(记者朱继才)来自19届中央委员会中央反贫困专场的反馈意见于30日向社会公布。

经中共中央批准,2018年10月至11月,中央检查组对内蒙古、吉林、安徽、江西、湖北、广西、重庆、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教育部、民政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26个地方和单位党组织进行了专项检查, 交通部、水利部、农业和农村部、国家卫生委员会、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30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公布了检查反馈。

视察队在甘肃视察时,发现干部群众存在一些问题。主要问题是:学习和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论述存在差距,扶贫理论武装不够扎实;消除贫穷政策的研究和制定没有得到很好的协调和整合,综合政策不够精确。一些工作措施的实施质量有待提高。“两个保证、三个保证”政策在某些地方的实施存在偏差。在履行消除贫穷的主要责任方面存在差距,责任和压力的传递不到位,有些人对消除贫穷的困难和复杂性没有深刻理解,盲目乐观。党建和扶贫结合不够紧密。一些贫困村党组织建设相对薄弱,导致贫困群众内生动力不足。纪检监察机关在履行监督职责方面存在不足,有些地方问责制普遍存在。职能部门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存在工作作风不正、扶贫资金监管不力的问题。有些党组织处理困难问题不够努力,有些问题不够扎实,不能纠正,有些问题机械地教条化。

考察青海时,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学习和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不够深入,一些党组织学习形式单一,成效不强;党中央反贫困政策的实施不够准确。扶贫政策中存在“洪水泛滥”的现象。仅仅促进生态保护与反贫困的双赢发展是不够的,产业反贫困支持力度不够。责任转移减少,“指挥棒”在评估中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部分领导干部扶贫紧迫感不强,“刺绣”缺乏耐心和韧性。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在扶贫领域仍然突出,监督检查的种类仍然很多。抓党的建设把人民从贫困中解放出来还不够有力,基层党组织在消除贫困中的作用还不够充分,精神上把人民从贫困中解放出来还不够。一些部门缺乏监管责任,对扶贫项目和资金的监管相对薄弱。各类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整改不全。

视察团在湖北视察期间,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湖北视察的重要讲话精神不到位,督促各级深入了解。“两个担心,三个保证”政策落实不到位,一些政策存在偏差,工业扶贫的推进力度不够。主要责任的实施

在西藏考察期间,检查组发现了一些问题,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问题是: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讲话不够全面和深入;扶贫中“精确”的要求不够扎实;一些扶贫政策的实施偏离和误入歧途;工业扶贫短板突出;一些基建项目表现不佳。“省总责”的落实还存在差距,总体协调力度不够,主要责任有待夯实。消除贫困中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仍然存在重痕迹轻实际成果的倾向。基层党建仍存在弱化现象,扶贫队伍建设有待进一步加强。宣传教育指导不到位,“帮助志愿者”和“帮助知识分子”仍存在不足;纪检监察机关的压力传递逐步减弱。一些基层纪检监察机关没有及时处理线索,有些工作松懈不实。职能部门监管不到位,项目和资金风险依然存在。对各类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整改的整体研究不够,监督指导力度不够。

考察重庆时,检查组发现了一些问题,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讲话还存在差距,不足以促使各级学习深入理解;中央扶贫决策落实不到位,产业发展与贫困家庭利益联系不紧密,部分产业扶持资金浪费流失,扶贫搬迁政策实施存在偏差,产业和就业支持不足。消除贫困责任制的实施仍需进一步加强。一些领导干部精神状态不好,工作作风不现实。贫困区县的评估没有充分反映克服贫困和主导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促进扶贫专项治理的深化和发展需要加强。不同级别的传输压力不足。一些区县纪委监察委员会存在不作为和行动缓慢的问题。部分市级职能部门监管力度不够,扶贫项目招投标存在违规问题,部分扶贫项目资金使用不规范。扶贫领域监督检查中发现的一些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考察陕西时,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讲话的学习和落实不够深入,对扶贫任务的难度和严重性认识不够到位;中央扶贫项目的决策和部署仍有差距。工业扶贫规划不够精确,没有带来明显的扶贫效果。扶贫搬迁政策的实施存在灵活性现象。消除贫困的主要责任落实不到位,结合实际情况总体规划不够,中央对革命老区消除贫困的要求落实存在差距,对贫困县的评估没有充分反映消除贫困主导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还有一些问题,如对干部的工作精神不够重视,重形式轻实效,作风不扎实。特别努力解决腐败和工作作风

在国家卫生委员会的检查中,检查组发现了一些问题,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问题是:领导班子没有履行主要职责,对党中央卫生扶贫决策的研究和落实不够深入,行业扶贫的整体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组织保障不够有力,共同解决问题的内部工作机制尚未建立。对卫生和扶贫的特点和规律缺乏了解,缺乏科学、准确的政策,缺乏科学的个人评估指标设置,对深度贫困地区关注不够;仅仅关注实施是不够的,而“啃硬骨头”的动力仍然不够。有些工作没有及时开展,政策宣传解释不够深入,主动整改意识不强。行业对扶贫的引导和监督力度不够,对政策执行的把握和分析不够深入。驻委纪检监察队伍未能正确履行监督职责。各项监督检查和反馈中发现的问题未及时整改落实的;对定点扶贫工作和区领导工作重视不够。扶贫干部的选拔和管理短路,扶贫责任被置于虚假压力之下。

在新疆考察期间,检查组发现干部和群众存在一些问题。主要问题是:在研究和执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讲话方面存在差距;在执行精确扶贫和精确扶贫的中央政策方面存在偏差;产业驱动的扶贫机制薄弱;教育扶贫工作仍然不足;东西方合作的优势和对口支援新疆的政策是不够的。扶贫主体责任与“省负总责,市县落实政策”之间仍有差距,仅督促职能部门履行职责是不够的。在抓党的建设和推进扶贫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村级党组织战斗力不够强。仅仅通过帮助一个人的野心和智力来刺激内生力量是不够的,它强调“输血”而不是“造血”。日常监管不到位,扶贫领域反腐倡廉专项治理存在薄弱环节,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控制力度不够。职能部门履行监管职责的力度不够。自治区党委尚未纠正各类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

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检查中,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讲话和指示的落实还存在差距,扶贫主体责任落实不够有力;制定消除贫穷的辅助政策和措施不够精确。有些政策措施针对性不够,政策的导向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不全面负责统筹协调,推进扶贫人员异地安置和工作救助的领导任务不到位。项目资金监管力度不够,扶贫搬迁监管机制不够完善,对发展和改革体制的监督和引导不够。各种监督检查发现问题整改存在不足。有针对性的援助不够精确,也不足以引导优势产业的培育和增长。纪检监察机构没有采取主动

考察吉林期间,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省委没有全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讲话和党中央关于扶贫的决策安排;精确的减贫战略没有得到充分实施;一段时间以来,它渴望成功;在某些地方,工作是不真实的;东西方扶贫合作需要加强。消除贫困的主要责任不到位,全面负责全省的领导体制不够顺畅,五级秘书的职责没有得到充分巩固。贫困县和非贫困县总体规划不够均衡,农业财政资金综合利用存在偏差。扶贫领域干部队伍建设不够扎实,因为村干部不够严谨,抓党建促扶贫工作不到位。省纪委对省、市(州)委履行扶贫主体职责和职能部门履行扶贫监管职责的日常监督力度不够,对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的专项治理力度不够深入。省委落实中央相关监督检查整改的主要责任不到位,有的整改不实。

考察内蒙古时,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自治区党委研究落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讲话,党中央扶贫决策部署不到位、不够坚定,重点和凝聚力不够,扶贫战略执行有偏差,东西部扶贫合作远不尽如人意。“省负总责”要求落实不够认真。在履行消除贫困的主要责任方面存在缺陷。对扶贫产业发展的总体指导薄弱。消除贫困的团队建设不够扎实。促进消除贫困的党建工作不够强。自治区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不全面负责对扶贫工作的监督。它对自治区和盟(市)党委履行消除贫困的主要职责和有关职能部门履行监督职责不完全负责。对扶贫领域的腐败和作风问题进行特殊处理还不够彻底。自治区党委对各类扶贫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没有进行类比纠正,有些问题还没有得到纠正。

在交通部巡访中,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讲话和指示的精神不够深刻,中央扶贫决策部署落实不到位。解决关键问题的意识不够强,交通扶贫责任还没有落实,解决关键问题的共同努力模式还没有完全形成。交通扶贫政策措施制定不够科学,交通扶贫政策实施不完善,贫困地区农村公路建设标准不完善,养护机制不完善,整体协调功能不足。交通扶贫监督机制不够完善,监督检查坚持问题定位不清。对问题的整改重视不够,对整改责任的落实重视不够。重新实施

财政部检查中,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财政部党组没有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扶贫主体责任不到位,组织领导不够强,扶贫资金整体管理顶层设计不完善, 向“三区三州”政策的倾斜力度不够,促进形成大规模扶贫格局的“组合拳击”政策力度不够。 中央政府在扶贫决策和部署上注重职能责任,执行力度不够,农业相关资金整合力度不够。仅仅促进和支持国家金融体系以消除贫困是不够的。扶贫资金监管意识不强,信息化建设滞后,监管机制不完善,各类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整改不到位。定点援助责任落实不够扎实,监督指导不力。纪检监察机构没有主动,没有足够的监督,扶贫领域对腐败和作风问题的特殊处理不彻底。

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检查中,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消除贫困的主要责任不到位,整体协调作用没有充分发挥。政策供给机制不够完善,政策体系建设不够完善,部分政策不够准确,政策动态调整不够及时,政策对“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倾斜不够。督促指导方针的执行细化,不到位。职业培训、就业促进扶贫、生计保障等功能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就业补贴资金监管力度不够,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整改不够彻底。定点扶贫工作不够深入,部门功能优势没有充分发挥,“全力以赴”的意识不够强。监督责任落实不到位,纪检监察机构缺乏积极监督,监督机制不健全。

考察安徽时,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讲话的学习和贯彻不够系统深入,中央扶贫政策执行不够准确,扶贫前后对革命老区的关注忽冷忽热, 在把握“两忧三保”标准上存在偏差,精确扶贫和精确扶贫指导力度不够,因地制宜全面实施政策存在不足。 消除贫困缺乏主要责任。“全省统筹”存在薄弱环节。总体情况尚未明朗。总体规划不够准确。组织保障不够强。风格结构不够扎实。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是突出的问题。纪检监察机关不够强大,履行监督职责能力不足,监督质量不高,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督职责不到位。扶贫领域的各类监督检查发现,问题整改不到位,类比不够,整改机制不完善。

考察江西时,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讲话,与江西实际情况没有紧密结合

在对国务院扶贫办的检查中,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不到位,中央政府扶贫决策部署落实存在一定差距。准确认定的基础工作不够扎实,支持深度贫困地区扶贫的政策措施落实不够有力,中央政府加强东西部扶贫合作的力度和中央单位指定的扶贫工作不够有效。扶贫责任不到位,对政策执行中出现的问题的敏感性不强,深入研究不够,顾问和助手的作用不够,社会扶贫的积极规划不够深入,动员不够有力。政府机关党建工作薄弱,严格控制与热爱干部之间存在一定差距。监督责任和监督责任落实不力,各类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整改不够彻底,类比不够。

在民政部视察期间,检查组发现了一些问题,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问题是:民政部扶贫领导小组的主要职责不到位;在执行精确扶贫和精确扶贫的中央基本战略方面存在差距;仅仅督促中央各部门和单位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讲话是不够的;鼓励干部承担责任的措施不到位;对深度贫困地区情况的调查不够深入;对贫困地区的倾斜不够,没有足够的力量推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没有足够的力量组织实施扶贫工作,没有足够的统筹协调、指导、推广、监督和整改。纪检监察机构未正确履行监督职责,农村低保特殊待遇未深入开展。一些领域缺乏监督,监督检查反馈的整改尚未到位。地区扶贫和定点扶贫工作不到位,救助措施短板,尚未形成有效的救助力量。

在农业和农村部的视察中,视察队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学习和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讲话和中央决策安排不够深入,有些同志没有充分认识到战胜贫困斗争困难的复杂性,缺乏战胜困难的精神。工业扶贫等政策不完善,针对性不强,防止工业扶贫风险的政策措施不及时。消除贫穷的内部总体规划、外部协调和向下推动不够有力,对贫困地区,特别是赤贫地区的财政投资和科技支持不够。纪检监察机构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对扶贫工作的监督也不到位。监督检查中发现的一些问题仍未得到纠正和落实。指定扶贫区在工业扶贫中的典型示范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一些指定扶贫干部对农村工业和基层认识不深。

在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检查中,检查组发现干部群众存在一些问题。主要问题是:党委对消除贫困主要责任的履行仍存在差距,中央消除贫困政策的落实不够深入。某个部门

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视察期间,视察组发现,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的重要讲话的学习和落实不够深入,扶贫的主要责任不到位。战胜贫困的重要性和难度没有得到充分理解,责任的转移不到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存在。中央消除贫困政策的实施不到位,贫困地区的服务网络仍然薄弱,创新金融产品不活跃,没有足够的深度贫困地区倾向,也没有足够的定点援助。整体领导不够强,一些多层次、多部门问题的组织协调不够强,评估的导向作用不够。扶贫准确有偏差,相关扶贫贷款政策执行不准确;纪律检查委员会没有采取足够的主动行动来敦促和提醒党委履行消除贫困的主要责任。监督作用减弱,监督环节薄弱。消除贫困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没有得到彻底整改,整改机制不完善。

此外,在对上述地方和单位的检查中,中央检查组还收到了反映部分领导干部问题的线索,这些线索已移交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按有关规定处理。(完)

责任编辑:严玉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