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补短板从戛纳打包9部电影,微影能走出迷茫吗?

时间:2020-01-08 来源:www.ldkx.net

据《好莱坞报道者》报道,微缩胶卷时代(Microfilm Era)最近与法国著名电影公司wild Bunch敲定购买后者九部电影的中国版权。五部电影是戛纳电影节的主要竞赛单元。

看看这些电影的简介,你可能会想知道缩微摄影技术是否打算通过购买这些电影版权来为电影博物馆增加一些收藏品。或许是为了消除外界的疑虑,微缩胶卷时代的副总裁杨丹说,这不是一个暂时的想法。双方已经接触了一段时间,但是双方确实很快就达成了合作。

从微电影在中国组织了一个中国艺术电影联盟的角度来看,购买这些艺术电影或独立电影是可以理解的。也许,在电影艺术的殿堂戛纳,他们会心血来潮地打包和清扫货物。这种场景不仅出现在电影行业,而且在那些了解外国足球运动员转会市场的人眼里,购买外国电影版权和高价挖外国球员没有多大区别。

只是,乐购,兔子会起起落落,然后微电影就能走出国内电影市场激烈竞争的包围?中国电影看到希望了吗?

缩微胶卷:感情下的困惑

缩微胶卷购买的九部电影从电影质量本身来看绝对是电影作品中最好的,这一点不应受到外界太多的怀疑。毕竟,能够参加戛纳电影节,电影在艺术上有其优点。外界担心这些电影引入中国后,观众是否会接受,电影市场是否会购买。

先仔细看看这九部电影的基本情况。

从导演的角度来看,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各种国际电影节的常客,比如《无爱可诉》的导演萨尔根西夫(Sargensef of 《回归》),他的处女作《无爱可诉》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了金狮奖。萨吉纳夫本人也曾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审团主席。

从电影的国家背景来看,值得注意的是,9部电影中有5部与俄罗斯有关,包括萨尔金舍夫的《温柔女子》部、洛兹尼察的《狭隘》部、坎特米尔巴尔戈尔的《12天》部、尼泊尔的《忠诚》部和拉斯卡的《敬畏》部。

这部电影中讨论的主题在国内观众看来可能相当高。

萨吉纳夫本人曾说过,电影的成本是他制作电影时考虑的最后一个因素。他主要考虑的是什么样的工作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善于从小事中反映时代的大问题。

Hazanavicius' 《罗丹》改编自20世纪60年代最著名的电影导演葛代尔的小说。材料取自葛代尔的爱情故事,但不是葛代尔的真实传记。国内观众对其内容唯一感兴趣的可能是葛达尔在五月风暴后成为毛泽东的崇拜者。

Dewaron的《你从未在此》是一部传记片,今年恰逢罗丹诞辰100周年。英国导演拉姆齐(Ramsey)参与了作品《温柔女子》的竞赛,擅长用电影语言讲述悲伤、内疚和死亡。慢节奏的对话和清晰的故事情节是他作品的主要特点,而不是靠当前商业电影的特效和生动细节取胜。洛兹尼察的《摔跤吧!爸爸》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同名小说。

一份简短的清单显示,这些电影的品味和构思有些简单,这与国内观众熟悉的好莱坞大片大相径庭。习惯了好莱坞电影和快餐,再吃这些来自欧洲的“鱼子酱”,恐怕每个人都无法享受。

微电影时代没有披露这些电影版权的购买量。它的潜在考虑可能是在他们获奖之前在底部购买它们。也许其中一个已经变成了《摔跤吧!爸爸》这样的爆炸物。

有人还分析说,微电影购买的版权可能会出售给国内视频平台,这些平台的出价高于国内电影。当然,这并不排除光刻是为了了解戛纳,并与国际电影业中一群有影响力的老板交朋友。

谈到将电影投放市场的渠道,微电影时代也没有透露。像其他商业电影一样,电影将在电影线上放映,所以电影放映率不能太高。买这么多俄罗斯电影,还是取悦一小群在中国有俄罗斯情结的影迷?

不管这些具体细节如何,微图像时代的这一举措是

在去年的票务市场份额中,缩微摄影技术公司声称其25%的市场份额是第一,但更多的市场研究机构认为客观排名是猫眼第一,选号第二,缩微摄影技术第三。最先出现的猫眼,在光媒体接手后,在内容上有着突出的优势。然而,由于轻型媒体的力量有限,并且缺乏对门票补充的火力支持,第一个位置处于危险之中。

猫眼拥有内容制作的优势,去年仅盈利8万元。相比之下,缩微摄影内容是一个短板。虽然缩微摄影曾经在买买中收购了许多内容制作公司,但它并没有得到多少作品。去年,该公司筹集了45亿元人民币,并在有保证的基础上获得了发行几部电影的权利,但其中大部分都处于亏损状态。

与此同时,在利用国庆、春节等重要事件的同时,缩微摄影也花费了大量资金来弥补,希望通过银子弹攻势占领更大的网上票务市场份额,从而讲一个好故事,开启新一轮融资。遗憾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市场份额没有明显突破,保本发行基本失败。

今年到目前为止,各大票务巨头表面上保持平静,但意想不到的平静可能会引发一场大风暴,可能会打破票务市场的僵局。

陶朴儿得到阿里的支持。去年亏损10亿元后,估计他今年仍坚持银子弹攻击,而《猫眼》和《微动》都处于弹药供应疲软的尴尬境地。一旦市场份额下降,其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必然会缩水。对于微电影来说,购买和参与好莱坞大片对他们自己的芯片来说是不够的,他们投资的内容制作公司也没有多少好作品,所以他们只能购买一些艺术电影来弥补总数。

借用主义:发展陷阱

近年来,在资本的约束下,国内电影市场普遍倡导借用主义。除了购买好莱坞电影版权、购买外国影院、与外国制作机构建立合资企业、投资商业大片等。所有这些都类似于中国超级联赛对外援的使用。在这两个不同行业的背后,资本正在推动火焰。

目前,国内电影业的一个误区是,它对资本的信仰太多。电影业就像一个没有孩子的新娘,面临着过于强大的资本。

国产电影在工业化的初始阶段遇到了资本,这可以被描述为绵羊变成狼,给孩子吃伟哥,过早地登上商业婚床。目前,电影产业的症结在于资本的掠夺性干预,任何行业的人都进入控制电影产业发展的空间。任何行业的人都设立了一个基金开始播放电影,并在投资后立即想分享利润。

在这种心态下,所有的行为都不正常。这个行业只有短期的盈利计划,没有长期的发展计划。从票务开始,在黄昏时代建立产业链的最快方式自然是并购。然而,在投资了许多内容制作公司后,他们为什么继续购买购买?一是对这些公司缺乏信心,二是渴望快速成功和即时收益。这个家庭已经结了几间房,还没有生育,想着通过腹部分娩的捷径。

第二个神话是金钱可以买到核心竞争力。在光刻时代,经理们相信核心竞争力是可以复制的。在这种思维的指引下,一切都被带了过来。

诚然,短期内购买这样的爆炸性模型是有可能盈利的,但电影行业如何将艺术性和商业化结合起来需要电影制作人的仔细理解来学习。这个简单的方法粗略地切割了一个自然缓慢生长的过程,只是欣赏树上的果实,对开花过程感到不耐烦。业内人士认为,微电影的有保证发行在网上和网下电影院都很广泛,这应该与缺乏基本技能有关。

第三个神话是用市场换取时间和空间。目前,电影业已经采取低价出售宝贵的国内市场资源的原则。市场首先是一种战略资源

第四个神话是,我们陷入了所谓的产业链和生态陷阱。购买上游、中游和下游所有东西的老笑话,以及所缺少的东西,与面条新手的老笑话完全一样。随着面条中的水分越来越多,这道菜变得越来越大,最终无法播放。

就微距摄影而言,内容制作投资了许多公司,宣传和电影也投资了。问题是内功不好,不能自由购买,食欲不好,不能很好地被自己的血管吸收,最后像旅行者拖着沉重的行李一样越来越难行走。也许电影业可以改变它的想法:成为一名伟大的大师。真正沉下去,做你最擅长的事情。

对于国内电影观众来说,大量借用仍然是一种敷衍和不尊重的方式。例如,如果新房子里的锅碗瓢盆不在,你可以先出去吃饭,但长期点外卖不是生活的心态。

首先购买的最好的作品也是外国作家的品味。它们迎合西方文化心理,反映出国内观众最不关心的问题。他们的心很难被触动。其次,随着电影市场的逐渐发展,有必要更准确地划分和定位不同的电影观众群体,并调查他们的偏好和品味,这就要求电影制作人向内看,探索我们生活中的新主题。外国产品的简单移植迟早会被观众抛弃。

youtube.com